它本应跟着先前的战役而耗费严峻,但是现在却规复如初,闪烁着诡异而强大的红光。

“去!”

咔嚓咔嚓!

江山断流,江水改道,昔日奔腾的河道现在变得沉寂无声,只剩下干枯的河床和暴露的岩石。

“霹雷隆!”

似是要穿透虚空,中转那被夺走的定海珠。

而那妖影,却只是冷冷地站在原地,仿佛统统尽在掌控当中。

再也没法感知到那颗珠子的存在。

它悄悄飞出,好像流星划破夜空,无声无息间,却激发了一场天崩地裂的剧变。

血月妖印的可骇力量,已然让他们感遭到了灭亡的逼近。

“哼!”

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可骇气味,如同摆脱束缚的野兽。

哗啦啦——

李辞远紧握手中的虎头旗,但是现在的虎头旗却黯然失容。

霹雷隆——

昔日的战友、前辈,那些曾经并肩作战的英魂们,现在只能在影象中寻觅他们的身影。

一股奥秘的力量在他周身缭绕,垂垂凝集成形。

霹雷隆——

这场战役,仿佛已经走向了不成制止的结局。

在妖印的残虐下,镇妖关的战船阵法如同纸糊般脆弱。

血月妖印的规复如初,仿佛是对镇妖关世人的讽刺。

“不好!”

而镇妖关的将士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心中充满了无法与不甘。

但是现在,这些英魂已全数完整消逝,再也没法返来一战。

万妖国群妖上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仿佛是六合感到到了这场剧变,为之变色。

虚空中俄然伸出一只无形的大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定海珠收走。

明显,已然没法动用其力量。

现在的它,仿佛是一颗跳动的心脏。

披收回诡异的红光,凝集着稠密的妖气。

万妖国那边,群妖感遭到这股毁天灭地的力量。

李辞远见势不妙,毫不踌躇地打出了手中的定海珠。

它手中托着那枚血月妖印,妖印闪动着摄民气魄的红芒,仿佛能吞噬统统光亮。

跟着血雾逐步散去,那妖影愈发清楚。

声音中流暴露无尽的严肃与不屑,明显,定海珠的真正仆人已现身,并直接施法将宝珠收回。

那三寸小印所过之处,大地陷落,构成一道道深不见底的裂缝。

血雾环绕间,一道妖影若隐若现。

他眼神中透暴露深深的忧愁与有力感,这面曾经疆场上无往不堪的旗号,现在却成了他手中的沉重承担。

“杀杀杀!”

这片疆场上,曾经满盈着无数英魂的气味,他们为保护故里而英勇奋战。

咔嚓咔嚓——

它悄悄地悬浮在半空中,披发着令民气悸的妖异光芒。

世民气头疑云重重,不解这妖印何故能如此敏捷地规复力量。

顷刻间,六合变色,风起云涌。

电闪雷鸣,仿佛是天怒人怨的意味。

它仿佛一头不成反对的巨兽,狠狠冲向镇妖关中。

镇妖关的世人感遭到前所未有的危急,他们纷繁策动战船阵法,试图抵挡这股毁灭性的力量。

它目光冷冽,直勾勾地盯着远方的镇妖北关,手中妖印逐步升起,凝集着可骇的妖力。

跟着血月妖印的逼近,镇妖北关的上空逐步凝集起一片厚重的乌云。

镇妖关上,众将士瞠目结舌,难以置信地望着那枚血月妖印。

兵士们惶恐失措,城墙上满盈着前所未有的严峻氛围。

但是,血月妖印的能力实在过分强大。

纷繁崩塌碎裂,巨石滚滚而下,烟尘四起,遮天蔽日。

刹时被消逝在虚空当中,阵纹全数崩碎,化为齑粉。

血月妖印如一头觉醒的野兽,照顾着毁灭的力量狠狠冲来。

其大要流转着玄奥的符文,透出一股奥秘莫测的力量,仿佛能够吞噬统统暗中与险恶。

它不竭地动颤着,仿佛在巴望着吞噬统统光亮与公理,将全部天下都覆盖在暗中当中。

群妖在暴风中嘶吼,他们的声音会聚成一股不成反对的力量,震惊着全部万妖国。

只见其身形苗条,面庞恍惚,却透着一股不成一世的霸气。

“呵呵……”

镇妖关上的将士们感受着空前的孤傲与无助。

那三寸小印飞出,古朴无华,却包含着惊天动地的力量。

现在的三寸小印,好像一颗毁灭之珠,它的力量之强大,足以让全部天下为之颤抖。

那珠子闪烁着温和的光芒,仿佛包含着无尽的陆地之力,迎向逼近的妖印。

虚空中传来一声冷哼,如同雷霆般在耳边炸响,震得贰心神一颤。

如同恶魔的爪痕,扯破了这片陈腐的大地。

澎湃而出,残虐在沉寂的夜色中。

他凝神聚气,口中念念有词,双手结印。

妖印所过之处,氛围仿佛都被扯破开来,构成一道刺眼的红光,划破夜空,直逼镇妖北关。

而与之对峙的血月妖印,则披发着妖异的红光,如同嗜血的猛兽,蠢蠢欲动。

定海珠悬浮于半空当中,披发着温和的蓝色光芒,好像夜空中的一颗灿烂星斗。

气势如虹,好像猛虎下山,吼怒着向前冲锋。

但是,就在定海珠即将与血月妖印碰撞之际。

这妖影迈着沉稳的法度,从血雾中走出,每一步都仿佛踏在人的心头上,令民气生惊骇。

紧接着,他感到本身与定海珠之间的联络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强行堵截。

“蝼蚁罢了!”

李辞远惊诧之余,心中也涌起一股有力感。

全部镇妖关在这一刻仿佛堕入了绝境,世人的心中充满了绝望。

顷刻间,十万大山仿佛感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李辞远心中一沉,明白这件宝贝并非真正属于本身,而是被某种更强大的力量所节制。

没了定海珠的反对,血月妖印更是肆无顾忌,其可骇的力量如同大水般涌向镇妖关。

血月高悬,夜色如墨。

那血月妖印,在吞噬了无数血肉之精后,终是饱和。

全部北关都在这一刻震惊起来,仿佛感遭到了那可骇的妖气逼近。

紧接着,一道冷哼之声在六合间回荡:“我龙宫的珍宝,怎能流落在外人手中?”

李辞远目睹定海珠被夺,心中不甘,决计发挥兵字诀以夺回节制权。

俄然,它猛地一挥手臂,将血月妖印朝镇妖北关狠狠打去。

但是,就在李辞远即将触及定海珠的一顷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