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算萌妻:傅太太才是玄学真大佬

神算萌妻:傅太太才是玄学真大佬 (共247章)

作者:易小升

言情小说 连载

最新章节:第247章 帮助陆淮知(下)(2024-06-13 00:46:44)
简介:

他是豪门贵子,年纪轻轻手握大权,为人冷漠,待人冷血。 她是玄门最后的继承人,破破烂烂,缝缝补补。 一个命里财薄,一个命里有灾。 他若不娶她,事业尽毁,生死难料。 她若不嫁他一辈子身无分文,穷困潦倒。 结婚当天,他冷血无情地说,“锦朝朝,你就算用尽办法嫁给了我,我也不会爱你分毫!” 锦朝朝:“没关系,我只要嫁给你就好了。” 婚后她财运亨通,运势逆转,锦鲤附体,在整个帝都她说一,没人敢说二。 傅霆渊看着第N次舍命救她的女人,陷入了沉思。 他是不是狠话说的太早了?

他是豪门贵子,年纪轻轻手握大权,为人冷漠,待人冷血。 她是玄门最后的继承人,破破烂烂,缝缝补补。 一个命里财薄,一个命里有灾。 他若不娶她,事业尽毁,生死难料。 她若不嫁他一辈子身无分文,穷困潦倒。 结婚当天,他冷血无情地说,“锦朝朝,你就算用尽办法嫁给了我,我也不会爱你分毫!” 锦朝朝:“没关系,我只要嫁给你就好了。” 婚后她财运亨通,运势逆转,锦鲤附体,在整个帝都她说一,没人敢说二。 傅霆渊看着第N次舍命救她的女人,陷入了沉思。 他是不是狠话说的太早了?

发表评论
类似小说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他是豪门贵子,年纪轻轻手握大权,为人冷漠,待人冷血。 她是玄门最后的继承人,破破烂烂,缝缝补补。 一个命里财薄,一个命里有灾。 他若不娶她,事业尽毁,生死难料。 她若不嫁他一辈子身无分文,穷困潦倒。 结婚当天,他冷血无情地说,“锦朝朝,你就算用尽办法嫁给了我,我也不会爱你分毫!” 锦朝朝:“没关系,我只要嫁给你就好了。” 婚后她财运亨通,运势逆转,锦鲤附体,在整个帝都她说一,没人敢说二。 傅霆渊看着第N次舍命救她的女人,陷入了沉思。 他是不是狠话说的太早了?

    易小升
    言情小说连载
  • 当表情包成为金手指

    他是豪门贵子,年纪轻轻手握大权,为人冷漠,待人冷血。 她是玄门最后的继承人,破破烂烂,缝缝补补。 一个命里财薄,一个命里有灾。 他若不娶她,事业尽毁,生死难料。 她若不嫁他一辈子身无分文,穷困潦倒。 结婚当天,他冷血无情地说,“锦朝朝,你就算用尽办法嫁给了我,我也不会爱你分毫!” 锦朝朝:“没关系,我只要嫁给你就好了。” 婚后她财运亨通,运势逆转,锦鲤附体,在整个帝都她说一,没人敢说二。 傅霆渊看着第N次舍命救她的女人,陷入了沉思。 他是不是狠话说的太早了?

    易小升
    言情小说连载
  • 透视神戒

    他是豪门贵子,年纪轻轻手握大权,为人冷漠,待人冷血。 她是玄门最后的继承人,破破烂烂,缝缝补补。 一个命里财薄,一个命里有灾。 他若不娶她,事业尽毁,生死难料。 她若不嫁他一辈子身无分文,穷困潦倒。 结婚当天,他冷血无情地说,“锦朝朝,你就算用尽办法嫁给了我,我也不会爱你分毫!” 锦朝朝:“没关系,我只要嫁给你就好了。” 婚后她财运亨通,运势逆转,锦鲤附体,在整个帝都她说一,没人敢说二。 傅霆渊看着第N次舍命救她的女人,陷入了沉思。 他是不是狠话说的太早了?

    易小升
    言情小说连载
  • 鬼故事123

    他是豪门贵子,年纪轻轻手握大权,为人冷漠,待人冷血。 她是玄门最后的继承人,破破烂烂,缝缝补补。 一个命里财薄,一个命里有灾。 他若不娶她,事业尽毁,生死难料。 她若不嫁他一辈子身无分文,穷困潦倒。 结婚当天,他冷血无情地说,“锦朝朝,你就算用尽办法嫁给了我,我也不会爱你分毫!” 锦朝朝:“没关系,我只要嫁给你就好了。” 婚后她财运亨通,运势逆转,锦鲤附体,在整个帝都她说一,没人敢说二。 傅霆渊看着第N次舍命救她的女人,陷入了沉思。 他是不是狠话说的太早了?

    易小升
    言情小说连载
  • 听说爱情回来过2

    他是豪门贵子,年纪轻轻手握大权,为人冷漠,待人冷血。 她是玄门最后的继承人,破破烂烂,缝缝补补。 一个命里财薄,一个命里有灾。 他若不娶她,事业尽毁,生死难料。 她若不嫁他一辈子身无分文,穷困潦倒。 结婚当天,他冷血无情地说,“锦朝朝,你就算用尽办法嫁给了我,我也不会爱你分毫!” 锦朝朝:“没关系,我只要嫁给你就好了。” 婚后她财运亨通,运势逆转,锦鲤附体,在整个帝都她说一,没人敢说二。 傅霆渊看着第N次舍命救她的女人,陷入了沉思。 他是不是狠话说的太早了?

    易小升
    言情小说连载
  • 替身爱人

    他是豪门贵子,年纪轻轻手握大权,为人冷漠,待人冷血。 她是玄门最后的继承人,破破烂烂,缝缝补补。 一个命里财薄,一个命里有灾。 他若不娶她,事业尽毁,生死难料。 她若不嫁他一辈子身无分文,穷困潦倒。 结婚当天,他冷血无情地说,“锦朝朝,你就算用尽办法嫁给了我,我也不会爱你分毫!” 锦朝朝:“没关系,我只要嫁给你就好了。” 婚后她财运亨通,运势逆转,锦鲤附体,在整个帝都她说一,没人敢说二。 傅霆渊看着第N次舍命救她的女人,陷入了沉思。 他是不是狠话说的太早了?

    易小升
    言情小说连载
  • 幻想世界大穿梭

    他是豪门贵子,年纪轻轻手握大权,为人冷漠,待人冷血。 她是玄门最后的继承人,破破烂烂,缝缝补补。 一个命里财薄,一个命里有灾。 他若不娶她,事业尽毁,生死难料。 她若不嫁他一辈子身无分文,穷困潦倒。 结婚当天,他冷血无情地说,“锦朝朝,你就算用尽办法嫁给了我,我也不会爱你分毫!” 锦朝朝:“没关系,我只要嫁给你就好了。” 婚后她财运亨通,运势逆转,锦鲤附体,在整个帝都她说一,没人敢说二。 傅霆渊看着第N次舍命救她的女人,陷入了沉思。 他是不是狠话说的太早了?

    易小升
    言情小说连载
  • 吃穷修真界

    他是豪门贵子,年纪轻轻手握大权,为人冷漠,待人冷血。 她是玄门最后的继承人,破破烂烂,缝缝补补。 一个命里财薄,一个命里有灾。 他若不娶她,事业尽毁,生死难料。 她若不嫁他一辈子身无分文,穷困潦倒。 结婚当天,他冷血无情地说,“锦朝朝,你就算用尽办法嫁给了我,我也不会爱你分毫!” 锦朝朝:“没关系,我只要嫁给你就好了。” 婚后她财运亨通,运势逆转,锦鲤附体,在整个帝都她说一,没人敢说二。 傅霆渊看着第N次舍命救她的女人,陷入了沉思。 他是不是狠话说的太早了?

    易小升
    言情小说连载
  • 豪门花少追情:我是你爹地

    他是豪门贵子,年纪轻轻手握大权,为人冷漠,待人冷血。 她是玄门最后的继承人,破破烂烂,缝缝补补。 一个命里财薄,一个命里有灾。 他若不娶她,事业尽毁,生死难料。 她若不嫁他一辈子身无分文,穷困潦倒。 结婚当天,他冷血无情地说,“锦朝朝,你就算用尽办法嫁给了我,我也不会爱你分毫!” 锦朝朝:“没关系,我只要嫁给你就好了。” 婚后她财运亨通,运势逆转,锦鲤附体,在整个帝都她说一,没人敢说二。 傅霆渊看着第N次舍命救她的女人,陷入了沉思。 他是不是狠话说的太早了?

    易小升
    言情小说连载
  • 雪舞飞扬:妖孽宫主来应劫

    他是豪门贵子,年纪轻轻手握大权,为人冷漠,待人冷血。 她是玄门最后的继承人,破破烂烂,缝缝补补。 一个命里财薄,一个命里有灾。 他若不娶她,事业尽毁,生死难料。 她若不嫁他一辈子身无分文,穷困潦倒。 结婚当天,他冷血无情地说,“锦朝朝,你就算用尽办法嫁给了我,我也不会爱你分毫!” 锦朝朝:“没关系,我只要嫁给你就好了。” 婚后她财运亨通,运势逆转,锦鲤附体,在整个帝都她说一,没人敢说二。 傅霆渊看着第N次舍命救她的女人,陷入了沉思。 他是不是狠话说的太早了?

    易小升
    言情小说连载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