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宠妾我断财,侯府上下全慌了

他宠妾我断财,侯府上下全慌了 (共56章)

作者:七月晚栀

言情小说 连载

最新章节:第56章 原来恋爱脑也是会传染的(2024-07-22 22:39:45)
简介:

沈倾遵从母亲的临终遗言嫁到阳陵侯府做了当家主母,恪守本分,不争不抢,然而夫君却在成婚不到一年就将自己的心上人高调抬入府中,仪式之盛大,比她这个正妻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过门以后一直循规蹈矩的沈倾突然就悟了:母亲说的不对,女子温婉和善换来的不一定是夫家的尊重和体谅,还有可能是无止境的得寸进尺和肆无忌惮。 既如此,那她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维持什么贤淑主母的人设。 宠妾恃宠生骄,不知尊卑,那就多打几巴掌让她认清谁才是主子。 夫君表里不一,两面三刀,那就让众人好好看看他们口中光风霁月的侯府公子到底是个什么德行。 婆母冷心冷情,只认钱财,那就断了她的一切钱财供给,让她再也撑不住高门贵妇的架子。 至于沈倾?自然是在整治完全府上下之后,带着百万家财,风风光光改嫁白月光! …… 沈倾心底有个白月光,对方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还时不时发癫发狂的病秧子,除了一张脸,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在夫君纳妾的那夜偷偷爬了她的墙。 后来,更是肆无忌惮揽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轻声诱哄,“皎皎,既然他对你不好,那你就踹了他,跟我好不好?” 沈倾大大方方环抱住白月光的腰,眉眼间笑意明媚又张扬,“好,今天就开始偷情。”

沈倾遵从母亲的临终遗言嫁到阳陵侯府做了当家主母,恪守本分,不争不抢,然而夫君却在成婚不到一年就将自己的心上人高调抬入府中,仪式之盛大,比她这个正妻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过门以后一直循规蹈矩的沈倾突然就悟了:母亲说的不对,女子温婉和善换来的不一定是夫家的尊重和体谅,还有可能是无止境的得寸进尺和肆无忌惮。 既如此,那她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维持什么贤淑主母的人设。 宠妾恃宠生骄,不知尊卑,那就多打几巴掌让她认清谁才是主子。 夫君表里不一,两面三刀,那就让众人好好看看他们口中光风霁月的侯府公子到底是个什么德行。 婆母冷心冷情,只认钱财,那就断了她的一切钱财供给,让她再也撑不住高门贵妇的架子。 至于沈倾?自然是在整治完全府上下之后,带着百万家财,风风光光改嫁白月光! …… 沈倾心底有个白月光,对方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还时不时发癫发狂的病秧子,除了一张脸,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在夫君纳妾的那夜偷偷爬了她的墙。 后来,更是肆无忌惮揽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轻声诱哄,“皎皎,既然他对你不好,那你就踹了他,跟我好不好?” 沈倾大大方方环抱住白月光的腰,眉眼间笑意明媚又张扬,“好,今天就开始偷情。”

发表评论
类似小说
  • 歌圣

    沈倾遵从母亲的临终遗言嫁到阳陵侯府做了当家主母,恪守本分,不争不抢,然而夫君却在成婚不到一年就将自己的心上人高调抬入府中,仪式之盛大,比她这个正妻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过门以后一直循规蹈矩的沈倾突然就悟了:母亲说的不对,女子温婉和善换来的不一定是夫家的尊重和体谅,还有可能是无止境的得寸进尺和肆无忌惮。 既如此,那她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维持什么贤淑主母的人设。 宠妾恃宠生骄,不知尊卑,那就多打几巴掌让她认清谁才是主子。 夫君表里不一,两面三刀,那就让众人好好看看他们口中光风霁月的侯府公子到底是个什么德行。 婆母冷心冷情,只认钱财,那就断了她的一切钱财供给,让她再也撑不住高门贵妇的架子。 至于沈倾?自然是在整治完全府上下之后,带着百万家财,风风光光改嫁白月光! …… 沈倾心底有个白月光,对方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还时不时发癫发狂的病秧子,除了一张脸,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在夫君纳妾的那夜偷偷爬了她的墙。 后来,更是肆无忌惮揽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轻声诱哄,“皎皎,既然他对你不好,那你就踹了他,跟我好不好?” 沈倾大大方方环抱住白月光的腰,眉眼间笑意明媚又张扬,“好,今天就开始偷情。”

    七月晚栀
    言情小说连载
  • 一拳姬

    沈倾遵从母亲的临终遗言嫁到阳陵侯府做了当家主母,恪守本分,不争不抢,然而夫君却在成婚不到一年就将自己的心上人高调抬入府中,仪式之盛大,比她这个正妻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过门以后一直循规蹈矩的沈倾突然就悟了:母亲说的不对,女子温婉和善换来的不一定是夫家的尊重和体谅,还有可能是无止境的得寸进尺和肆无忌惮。 既如此,那她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维持什么贤淑主母的人设。 宠妾恃宠生骄,不知尊卑,那就多打几巴掌让她认清谁才是主子。 夫君表里不一,两面三刀,那就让众人好好看看他们口中光风霁月的侯府公子到底是个什么德行。 婆母冷心冷情,只认钱财,那就断了她的一切钱财供给,让她再也撑不住高门贵妇的架子。 至于沈倾?自然是在整治完全府上下之后,带着百万家财,风风光光改嫁白月光! …… 沈倾心底有个白月光,对方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还时不时发癫发狂的病秧子,除了一张脸,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在夫君纳妾的那夜偷偷爬了她的墙。 后来,更是肆无忌惮揽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轻声诱哄,“皎皎,既然他对你不好,那你就踹了他,跟我好不好?” 沈倾大大方方环抱住白月光的腰,眉眼间笑意明媚又张扬,“好,今天就开始偷情。”

    七月晚栀
    言情小说连载
  • 末世之猫的报恩

    沈倾遵从母亲的临终遗言嫁到阳陵侯府做了当家主母,恪守本分,不争不抢,然而夫君却在成婚不到一年就将自己的心上人高调抬入府中,仪式之盛大,比她这个正妻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过门以后一直循规蹈矩的沈倾突然就悟了:母亲说的不对,女子温婉和善换来的不一定是夫家的尊重和体谅,还有可能是无止境的得寸进尺和肆无忌惮。 既如此,那她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维持什么贤淑主母的人设。 宠妾恃宠生骄,不知尊卑,那就多打几巴掌让她认清谁才是主子。 夫君表里不一,两面三刀,那就让众人好好看看他们口中光风霁月的侯府公子到底是个什么德行。 婆母冷心冷情,只认钱财,那就断了她的一切钱财供给,让她再也撑不住高门贵妇的架子。 至于沈倾?自然是在整治完全府上下之后,带着百万家财,风风光光改嫁白月光! …… 沈倾心底有个白月光,对方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还时不时发癫发狂的病秧子,除了一张脸,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在夫君纳妾的那夜偷偷爬了她的墙。 后来,更是肆无忌惮揽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轻声诱哄,“皎皎,既然他对你不好,那你就踹了他,跟我好不好?” 沈倾大大方方环抱住白月光的腰,眉眼间笑意明媚又张扬,“好,今天就开始偷情。”

    七月晚栀
    言情小说连载
  • 我为虫群

    沈倾遵从母亲的临终遗言嫁到阳陵侯府做了当家主母,恪守本分,不争不抢,然而夫君却在成婚不到一年就将自己的心上人高调抬入府中,仪式之盛大,比她这个正妻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过门以后一直循规蹈矩的沈倾突然就悟了:母亲说的不对,女子温婉和善换来的不一定是夫家的尊重和体谅,还有可能是无止境的得寸进尺和肆无忌惮。 既如此,那她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维持什么贤淑主母的人设。 宠妾恃宠生骄,不知尊卑,那就多打几巴掌让她认清谁才是主子。 夫君表里不一,两面三刀,那就让众人好好看看他们口中光风霁月的侯府公子到底是个什么德行。 婆母冷心冷情,只认钱财,那就断了她的一切钱财供给,让她再也撑不住高门贵妇的架子。 至于沈倾?自然是在整治完全府上下之后,带着百万家财,风风光光改嫁白月光! …… 沈倾心底有个白月光,对方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还时不时发癫发狂的病秧子,除了一张脸,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在夫君纳妾的那夜偷偷爬了她的墙。 后来,更是肆无忌惮揽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轻声诱哄,“皎皎,既然他对你不好,那你就踹了他,跟我好不好?” 沈倾大大方方环抱住白月光的腰,眉眼间笑意明媚又张扬,“好,今天就开始偷情。”

    七月晚栀
    言情小说连载
  • 变身萝莉的伪物语

    沈倾遵从母亲的临终遗言嫁到阳陵侯府做了当家主母,恪守本分,不争不抢,然而夫君却在成婚不到一年就将自己的心上人高调抬入府中,仪式之盛大,比她这个正妻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过门以后一直循规蹈矩的沈倾突然就悟了:母亲说的不对,女子温婉和善换来的不一定是夫家的尊重和体谅,还有可能是无止境的得寸进尺和肆无忌惮。 既如此,那她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维持什么贤淑主母的人设。 宠妾恃宠生骄,不知尊卑,那就多打几巴掌让她认清谁才是主子。 夫君表里不一,两面三刀,那就让众人好好看看他们口中光风霁月的侯府公子到底是个什么德行。 婆母冷心冷情,只认钱财,那就断了她的一切钱财供给,让她再也撑不住高门贵妇的架子。 至于沈倾?自然是在整治完全府上下之后,带着百万家财,风风光光改嫁白月光! …… 沈倾心底有个白月光,对方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还时不时发癫发狂的病秧子,除了一张脸,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在夫君纳妾的那夜偷偷爬了她的墙。 后来,更是肆无忌惮揽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轻声诱哄,“皎皎,既然他对你不好,那你就踹了他,跟我好不好?” 沈倾大大方方环抱住白月光的腰,眉眼间笑意明媚又张扬,“好,今天就开始偷情。”

    七月晚栀
    言情小说连载
  • 铜婚

    沈倾遵从母亲的临终遗言嫁到阳陵侯府做了当家主母,恪守本分,不争不抢,然而夫君却在成婚不到一年就将自己的心上人高调抬入府中,仪式之盛大,比她这个正妻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过门以后一直循规蹈矩的沈倾突然就悟了:母亲说的不对,女子温婉和善换来的不一定是夫家的尊重和体谅,还有可能是无止境的得寸进尺和肆无忌惮。 既如此,那她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维持什么贤淑主母的人设。 宠妾恃宠生骄,不知尊卑,那就多打几巴掌让她认清谁才是主子。 夫君表里不一,两面三刀,那就让众人好好看看他们口中光风霁月的侯府公子到底是个什么德行。 婆母冷心冷情,只认钱财,那就断了她的一切钱财供给,让她再也撑不住高门贵妇的架子。 至于沈倾?自然是在整治完全府上下之后,带着百万家财,风风光光改嫁白月光! …… 沈倾心底有个白月光,对方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还时不时发癫发狂的病秧子,除了一张脸,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在夫君纳妾的那夜偷偷爬了她的墙。 后来,更是肆无忌惮揽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轻声诱哄,“皎皎,既然他对你不好,那你就踹了他,跟我好不好?” 沈倾大大方方环抱住白月光的腰,眉眼间笑意明媚又张扬,“好,今天就开始偷情。”

    七月晚栀
    言情小说连载
  • 让你当明星,你搞副业火爆全网?

    沈倾遵从母亲的临终遗言嫁到阳陵侯府做了当家主母,恪守本分,不争不抢,然而夫君却在成婚不到一年就将自己的心上人高调抬入府中,仪式之盛大,比她这个正妻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过门以后一直循规蹈矩的沈倾突然就悟了:母亲说的不对,女子温婉和善换来的不一定是夫家的尊重和体谅,还有可能是无止境的得寸进尺和肆无忌惮。 既如此,那她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维持什么贤淑主母的人设。 宠妾恃宠生骄,不知尊卑,那就多打几巴掌让她认清谁才是主子。 夫君表里不一,两面三刀,那就让众人好好看看他们口中光风霁月的侯府公子到底是个什么德行。 婆母冷心冷情,只认钱财,那就断了她的一切钱财供给,让她再也撑不住高门贵妇的架子。 至于沈倾?自然是在整治完全府上下之后,带着百万家财,风风光光改嫁白月光! …… 沈倾心底有个白月光,对方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还时不时发癫发狂的病秧子,除了一张脸,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在夫君纳妾的那夜偷偷爬了她的墙。 后来,更是肆无忌惮揽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轻声诱哄,“皎皎,既然他对你不好,那你就踹了他,跟我好不好?” 沈倾大大方方环抱住白月光的腰,眉眼间笑意明媚又张扬,“好,今天就开始偷情。”

    七月晚栀
    言情小说连载
  • 尸妹妖娆

    沈倾遵从母亲的临终遗言嫁到阳陵侯府做了当家主母,恪守本分,不争不抢,然而夫君却在成婚不到一年就将自己的心上人高调抬入府中,仪式之盛大,比她这个正妻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过门以后一直循规蹈矩的沈倾突然就悟了:母亲说的不对,女子温婉和善换来的不一定是夫家的尊重和体谅,还有可能是无止境的得寸进尺和肆无忌惮。 既如此,那她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维持什么贤淑主母的人设。 宠妾恃宠生骄,不知尊卑,那就多打几巴掌让她认清谁才是主子。 夫君表里不一,两面三刀,那就让众人好好看看他们口中光风霁月的侯府公子到底是个什么德行。 婆母冷心冷情,只认钱财,那就断了她的一切钱财供给,让她再也撑不住高门贵妇的架子。 至于沈倾?自然是在整治完全府上下之后,带着百万家财,风风光光改嫁白月光! …… 沈倾心底有个白月光,对方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还时不时发癫发狂的病秧子,除了一张脸,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在夫君纳妾的那夜偷偷爬了她的墙。 后来,更是肆无忌惮揽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轻声诱哄,“皎皎,既然他对你不好,那你就踹了他,跟我好不好?” 沈倾大大方方环抱住白月光的腰,眉眼间笑意明媚又张扬,“好,今天就开始偷情。”

    七月晚栀
    言情小说连载
  • 大界果

    沈倾遵从母亲的临终遗言嫁到阳陵侯府做了当家主母,恪守本分,不争不抢,然而夫君却在成婚不到一年就将自己的心上人高调抬入府中,仪式之盛大,比她这个正妻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过门以后一直循规蹈矩的沈倾突然就悟了:母亲说的不对,女子温婉和善换来的不一定是夫家的尊重和体谅,还有可能是无止境的得寸进尺和肆无忌惮。 既如此,那她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维持什么贤淑主母的人设。 宠妾恃宠生骄,不知尊卑,那就多打几巴掌让她认清谁才是主子。 夫君表里不一,两面三刀,那就让众人好好看看他们口中光风霁月的侯府公子到底是个什么德行。 婆母冷心冷情,只认钱财,那就断了她的一切钱财供给,让她再也撑不住高门贵妇的架子。 至于沈倾?自然是在整治完全府上下之后,带着百万家财,风风光光改嫁白月光! …… 沈倾心底有个白月光,对方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还时不时发癫发狂的病秧子,除了一张脸,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在夫君纳妾的那夜偷偷爬了她的墙。 后来,更是肆无忌惮揽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轻声诱哄,“皎皎,既然他对你不好,那你就踹了他,跟我好不好?” 沈倾大大方方环抱住白月光的腰,眉眼间笑意明媚又张扬,“好,今天就开始偷情。”

    七月晚栀
    言情小说连载
  • 拜见仙尊

    沈倾遵从母亲的临终遗言嫁到阳陵侯府做了当家主母,恪守本分,不争不抢,然而夫君却在成婚不到一年就将自己的心上人高调抬入府中,仪式之盛大,比她这个正妻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过门以后一直循规蹈矩的沈倾突然就悟了:母亲说的不对,女子温婉和善换来的不一定是夫家的尊重和体谅,还有可能是无止境的得寸进尺和肆无忌惮。 既如此,那她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维持什么贤淑主母的人设。 宠妾恃宠生骄,不知尊卑,那就多打几巴掌让她认清谁才是主子。 夫君表里不一,两面三刀,那就让众人好好看看他们口中光风霁月的侯府公子到底是个什么德行。 婆母冷心冷情,只认钱财,那就断了她的一切钱财供给,让她再也撑不住高门贵妇的架子。 至于沈倾?自然是在整治完全府上下之后,带着百万家财,风风光光改嫁白月光! …… 沈倾心底有个白月光,对方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还时不时发癫发狂的病秧子,除了一张脸,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在夫君纳妾的那夜偷偷爬了她的墙。 后来,更是肆无忌惮揽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轻声诱哄,“皎皎,既然他对你不好,那你就踹了他,跟我好不好?” 沈倾大大方方环抱住白月光的腰,眉眼间笑意明媚又张扬,“好,今天就开始偷情。”

    七月晚栀
    言情小说连载
X